2014年05月21日

创业时代》编剧+制片人独家专访丨“创业者哪有儒雅的都是成功了

  原标题:《创业时代》编剧+制片人独家专访丨“创业者哪有儒雅的,都是成功了才装大尾巴狼”

  毫无疑问是4月的《人民的名义》和7月的《我的前半生》。《人民的名义》豆瓣评论人数超过16万人,评分最终稳定在8.3,大众对这部剧普遍持交口称赞的态度。

  《我的前半生》豆瓣评论人数超过8万,微博线亿,期间贡献了超过80个微博热搜话题。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这两部剧都可堪称现实主义力作。

  而我们也留意到,这两部剧都是原创剧本(《前半生》与小说关系不大),所以都不是所谓的大IP,主演阵容里也没有流量明星,讲的也并不是飞来飞去、天花乱坠的古装故事。

  这个世界变了?以往百试百灵的古偶+大IP+小鲜肉配置,今年不灵了吗?实际上,据统计,每年的新剧中,受份额以及流量演员档期等客观原因的,的古装剧只占新剧总数的30%左右,除掉占比更小的剧,当代都市剧一直以来都是国产剧最重要最核心的剧种。

  只不过近五年来的都市剧由于于走悬浮风、猎奇风的线,离当下的观众太远,没能真实反映群众的生活,加上拍摄资源、演员资源也更多地倾斜在古装剧中,所以头部剧阵营里,一直是古装剧稳坐第一把交椅。

  但今年以来,制作精良、话题性强、演员表现出色、有价值观交锋的现实主义精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了头部剧的。

  这说明,现实主义精品才是长盛不衰的、最有可能成为经典的作品。作为具有新闻和前瞻性的,娱乐资本论的视野自然放到了不远后的2018年,在明年,我们能看到哪些现实主义精品力作?

  此时,一部讲述创业+商战的故事、且辅以互联网职业背景的新剧映入了我们的眼帘。这部主角是“码农”、几乎可以等于中关村的故事,光看剧照就十分令潮澎湃,剧名也很直给:《创业时代》,又有黄轩、杨颖(Angelababy)、周一围、王耀庆、王学圻等知名演员,实在令人好奇。

  该剧的总制片人张娜及编剧张挺接受了我们的独家专访,对该剧也同样好奇的读者,可继续戳下文一探究竟。

  商战还是离普通人比较远,这也是我们在了解这部剧后第一个担忧之处。会太drama吗?但《创业时代》制片人张娜很明确地告诉我们,这部剧除了商战,更重要的主线后都有很多创业的,其实创业已经是一件很大众化的事。”

  这两年确实是互联网和投资人拥抱最紧密的时刻,每天都有不少令人振奋的创投故事不断涌现;但行业生长、收割的时代,同时也滋生了不少泡沫,我们前两天刚刚写过又一家新三板影视公司人去楼空的故事(戳链接),令人感慨。

  每逢行业风云变化、大浪淘沙的时候,势必激起火花无数,电视剧的戏剧张力也正来自于此。编剧张挺告诉我们,该剧的原著小说,他拿到时还是打印稿,但一天就看完了,他感受到了作品中的狂热,也是这部作品最重要的内核。

  “里面的人物被理想所驱动,做了改变世界或的事。这是一种现在少见的浪漫,是毛他们那种的浪漫。年轻人的那种勇气,对现实的不,不死不休,就是那种劲头。”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这种狂热的内核,张挺认为,可以用罗曼·罗兰在《克里斯朵夫》的扉页里说的话来概括,“有人二十几岁就死了,余生只不过是个影子。”张挺认为这是很可悲的,在这个时代,这样的年轻人很多,但《创业时代》的主人公不是。而他也是按着这个方向去改编原著和给角色添加的。

  编剧张挺向我们小小剧透了一些剧中的重要剧情:黄轩饰演的郭鑫年,是写字楼走出来的物,是上团购、吃快餐、月底交不上房租的年轻人。他们出来创业,或联手或敌对,凭一己之力,竟然掀起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风潮。

  郭鑫年在沙漠里写下的第一个软件,没想到被投资追捧,又被大机构打击到死,只留了一口气,被周一围饰演的罗维接手,推向辉煌,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而再浓郁的理想浪漫主义情怀也脱离不开对现实生活的深切关照。在谈及观众的观剧喜好发生转向,开始聚焦于现实主义精品力作时,编剧张挺化用了易中天在《品三国》中的一段话来解释这种现象“中国人麻醉自己,先是明君,有好皇上就够了;然后是,也行;后来是武侠,替我报仇;最后是仙侠,飞着来的。所有鸦片抽完了,看看自己身处何处吧,终于现实主义了。”对悬浮缥缈的“水中月,镜中花”式剧情的审美疲劳令观众急切地需要贴近现实生活的剧集来实现共鸣,获得归属感。市场需求,观众喜好同时令编剧张挺面对创作慎之又慎,存理想主义的同时行现实主义笔法,“作品不切入现实,写作者也会很失败。”

  为此编剧张挺在创作过程中做了不少功课。在与原著作者付遥(曾供职于腾讯内部的资深培训师)不断沟通和收集资料的过程中,他发现,其实现在的IT大佬,都曾从穷困中走来。张挺提到一件和“小米”公司命名有关的趣闻:小米CEO雷军创业时,整整一年多全靠其父亲煮小米粥、蒸大包子支持他们。成功后,雷军就把那口煮粥的锅挂在公司门口,每位员工入职都要听他“讲家史”,还得瞻仰那口锅,公司也干脆就叫“小米”。资料的收集过程就是张挺在求“实”的过程,“写实不是一个技术,是一个创作态度。我们要记录这个时代,不写满天飞的大侠,这是一种选择;这个时代,我们身处其中,我们知道那是什么。”

  “故事里没有谁过自己的初心,他们在一起奋斗,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这是最疯狂的时代故事。”编剧张挺表示。这种创业者的,张挺认为可以用契诃夫的话来表达:“大狗叫,小狗也要叫,每条狗都应该按赋予它的嗓子叫,我们创造现实,不是现实创造我们,我们应该努力在时代里留下我们的声音,这是生活的价值和意义。”

  在他的表述中我们得知,这部剧最终要表达的思想就是:此生不能空度,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创业者的,是青春不死,理想。是绝不做自己的影子,绝不重复过去。”

  听起来这个故事里既有理想主义的激昂,也有创业中途失败的苦涩,还有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复杂,确实具备了当下都市剧里稀缺的一种澎湃的戏剧张力。

  如果要用一个大众耳熟能详的人物关系来形容剧中黄轩、周一围和王耀庆三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如何概括?编剧张挺说:“王耀庆是霹雳手段的‘曹操’,黄轩是心肠的‘刘皇叔’,周一围则是马中赤兔、人中吕布。”

  那杨颖(Angelababy)饰演的那蓝呢?“她是没有扇子的诸葛亮。”编剧张挺笑称。借此机会,他也小小回应了一下的部分质疑:“我觉得她挺努力的,其实那蓝这个角色不是‘女强人’,是有、人格的女性,很值得爱。”

  所以,这是一个互联网版的当代三国故事,真真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了。从这样的表述来看,笔者能看到的是一股都市剧里少有的江湖侠义。责任、,与创业者的心、盈利心会产生怎样的碰撞?

  “在改编的过程中,编剧张挺把所有人物都变得更立体了,一些有可能触碰审查红线的东西也都规避掉了。前两天我们发了一组剧照,就有网友写了分析文章,说他们知道《创业时代》是真的聚焦创业,而不是(挂羊头卖狗肉)谈恋爱的戏。可见现在的年轻观众都是很聪明的,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做剧的过程要讲究,不能把观众当傻子糊弄了事。”总制片人张娜表示。

  她还提到了现代都市剧必须要具备一种“稀缺性”。例如《人民的名义》聚焦反腐,这是一部尽最大努力、深入展现生态的剧,这样的剧已经十年没有了,也非周梅森这样的专营戏的专业编剧所做不到的。说白了就是现在的都市剧,如果核心的title和主线不够新,只是在重复和陈词滥调,是万万不可能打出影响力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创业时代》确实具有一定的稀缺性。首先说互联网,笔者上一次看以互联网创业为故事主线年前的《一网情深》,但那时互联网行业还是草创阶段,现在早已翻了无数的天,所以,这个主题是值得记录的。

  采访的过程中,编剧张挺的坦率与耿直出乎我们的意料。当我们小心翼翼地问到,此次演员们的表现,以及演员与角色的贴合度时,他给了我们一个意外的答案。

  “黄轩以往塑造的角色都是国民初恋,很温文儒雅的,这次又是‘刘皇叔’,感觉还挺优柔寡断的设定,但看剧照他也有很激烈的剧情,他是否真的能演出那种极致的情绪化呢?”

  编剧张挺笑了,“不会有儒雅的创业者啊!都是成功后装大尾巴狼儒雅。黄轩演的郭鑫年就是很激烈的人。”他称自己看过的样片里,有一段郭鑫年和自己的创业团队争论的戏,他努力在混乱中控制局面,黄轩演出来的癫狂还是很有力的。

  听到他这么描述,笔者知道,这部剧的调性肯定是找对了。创业,是多么艰险的一件事啊,创业上要“死”多少人啊,以往的很多的“伪”创业故事,都是一派地花团锦簇,人与人之间也是好来好去,从来都兵不血刃,可那是真实的商场故事吗?

  该剧大胆地商业内幕,主人公不再是虽然出身寒微,但仍开了“金手指”、一开挂的绣花枕头,剧中的每个人都真的只能靠自己、人与人之间赤手空拳的真·battle。

  这张剧照还有点韩国商业悬疑片的味道,这不由得让人好奇故事的。而编剧张挺也确实在采访中谈到了韩剧。他认为在这一门类中,国产剧开拓得其实不如韩剧深,题材、人物的宽度和深度都还不够。“其实都市剧还是一口富矿,我们还没有深入到开掘生活的所有层面呢。”

  由此不由得想到三年前有一部爆火的韩剧《未生》,那是真真正正讲述年轻人的职场故事。那里头的与温暖,如今我们也在《创业时代》中得以窥见,读者们就和小娱一起静静期待2018年被这部疯狂的创业故事刷屏吧!